南宫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二战日本人在菲律宾留下3000后裔:饱受歧视

2020-03-26 02:23:31
  

日裔菲律宾人正努力获得日本的公民身份。

参考消息网6月23日报道 日本《日本时报》网站6月16日发表题为《在菲律宾,战时日本人的后代依然在为获得日本国籍而奋斗》的文章,编译如下:

不顾年老和法院的驳回,一群日裔菲律宾人正努力获得日本的公民身份。他们的日本父亲在二战前或二战期间已经死亡、回国或失踪。这些日裔菲律宾人往往对父亲只有模糊记忆。

来自西达沃省的帕西塔·托里斯现在已经84岁。20多年前,她和她的兄弟姐妹就试图同他们的父亲建立联系。

他们和另外一些日裔菲律宾人最近会见了菲律宾日经法律支持中心和日本驻菲律宾大使馆的官员。

他们早些时候向日本法院提出的获取公民身份的申请遭到驳回。

该支持中心的猪股矩广说,这次会面的目的是在提起上诉之前搜集新的信息。

猪股说:“对他们来说,获得日本国籍将证明他们是有父亲的。身份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猪股说,他的中心是2003年建立的,它是日本人移民菲律宾100周年的“直接结果”。猪股的中心认识到需要支持战前菲律宾日本移民的子女,这些子女的生活和身份受到了战争的干扰。2004年,该中心开始向日本的家事法院递交申请。

该中心估计,第二代日菲后裔有大约3000人,其中有大约900人因为战时的混乱而没有在日本政府登记。他们的父亲大部分在二战前来到菲律宾,并同当地妇女结婚。

猪股说,他的中心已经递交了235份申请,其中172份获得了批准,但有29份遭到了驳回,包括该中心准备提起上诉的10份申请。

另外有9个案子还在审理中,而余下的25个案子已经撤销,主要是因为申请者已经死亡。

托里斯在一个采访中说,她将忍受这个漫长、艰苦的过程来获取她父亲的国籍,这只是为了能到日本探望她的亲戚。

托里斯说:“我没有失去希望。我很想看看我父亲的家园,并见见我们在那里的亲戚。我父亲在那里肯定还有兄弟姐妹。”托里斯的申请去年10月正式递交法院,但今年2月被驳回。

托里斯的2名手足(一个80岁,一个77岁)也向法院递交了申请。

他们只能依赖他们的证词和1936年拍摄的一张家庭照片来证明他们有一位日本父亲。

托里斯有4个兄弟姐妹,但有2人已经离世。她说,他们的父亲在某个时期抵达达沃,并同他们的母亲结婚。他曾当过木匠,并在他们所在的省份有一些日本朋友。

托里斯对父亲的记忆不多。他1940年死于一场事故,当时她只有8岁。托里斯回忆说,她父亲在家里或同邻居谈话时说当地语言,同他的日本朋友在一起时说日语。

托里斯在采访中说,她的父亲没有教他们日语,他也没有在家中保留日本习俗。

托里斯最小的弟弟说:“我寻求帮助,因为我本人没有见过我的父亲。”

他提到那张家庭照片时说:“我只有他的这张照片。这是唯一我可以见到他的地方。因此我想知道我父亲来自日本的哪个地区。我寻求帮助还因为这样我能见到我们在那里的亲戚。”

他说:“我希望人们承认我的日本公民身份,因为我父亲是日本人,他的血在我身上流动。”

71岁的伊诺森西亚·阿格朗确认她的父亲也是日本人。她也在努力获得日本公民身份。不过她认为,她的申请最终会遭到驳回。

阿格朗说:“作为一名日本后裔,我一直在申请。在身体还康健的时候,我希望去看看我父亲的祖国。”她从1985年开始追溯她父亲的祖籍。阿格朗的申请已经2次遭到驳回,第一次是在2014年2月,另一次是在2015年6月。

猪股所在中心记录的几乎所有第二代日菲后裔都在他们父亲离开后过着艰难的生活。他们中很多人未能完成学业,并在战后的反日情绪中遭受歧视。

获得日本公民身份不仅能让他们的身份变得完整,而且能给他们和家人带来更好的经济机遇,因为他们的后代就可以在日本工作了。

猪股说,今年1月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在马尼拉慰问了菲律宾日裔人士,这提升了菲律宾日裔人士的自豪感。(编译/朱捷)


更多精彩:
精因宝贝 http://china.ec.com.cn/article/cnchanjing/cncjcomp/202002/1369572_1.html

南宫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南宫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